风清露深

[信白]冬雪

作者的碎碎念:我可以不结婚,我的cp一定要结婚!信白szd!!!

小学生文笔(顶锅盖,溜了溜了)

以下正文:


   今年的W市的冬天格外寒冷,为了纪念9102年的冬日的第一场雪,李白早早的去超市采购食材。

   韩信昨晚没回来,他所接手的案子出了点问题,昨晚一整夜都在公司修改方案。此时,刚刚忙完的韩信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发呆,下雪了啊。

   “叮”

   是桌上的手机响了,备注“白”的人发来一条短信:

    “今晚回家吃饭?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 李白按灭了手机,拢了拢围巾,走出超市,正在思考怎么回家,一辆黑色轿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他面前,一双修长的腿走下了车,李白看着眼前相处五年的人,惊喜的说:

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,怎么不回家休息?”

     “当然是害怕我家小白被拐跑,只有亲自来,我才放心……上车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 黑色轿车重新启动,车窗外,雪还在下,车内的人说笑着什么。

      身边有你,这样的日子再过五十年,我也不会感到枯燥。


来自同桌的一份礼物。(●°u°●)​ 」

[双壁]我是蓝涣

#第一次写文,请多多包涵

#严重ooc

#如有雷同,纯属偶然

        我是蓝涣,我有一个弟弟,我对他怀着不为人知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 当叔父将团子湛,放到我怀里时,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小生命,他在我怀里很安静,粉雕玉琢,我小心翼翼,生怕惊醒了怀中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    等到团子湛大一些时,便每日跟在我身后,做着我的“小尾巴”,不停的叫着哥哥。我嘴上不说,心里却是欢喜的紧,我喜欢被阿湛依赖的感觉,我记得,以前阿湛在午夜惊醒,总是紧握我的衣角,问我母亲在哪里,望着他期待的眼神,我却半句话也说不出,只得将他紧紧搂在怀里,轻轻拍着他的脊背,阿湛睡着了, 我在心里默默下决心,要护他一生。

  少年时的阿湛不愿与我同枕而眠,也不再叫我哥哥,在他第一次生涩的唤我“兄长”时,我望着他微红的脸,听到了自己如雷般的心跳。第二日清晨,我回想昨晚梦中的种种,不由得脸红心跳,已然明白自己的心思,冷静后,只能决定将这种心思埋在心底。我本以为一切都会相安无事的进行着,直到魏公子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我接任家主不久,整日繁忙,只在阿湛闭关完之后找他谈过一次。当我注意时,阿湛似乎已对魏公子产生了情愫,在彩衣镇时,我按下心中的苦涩问道“你想吃枇杷?要买一筐回去吗?”得到了否定的答案,却看到了阿湛微红的耳尖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我携卷逃亡,遇到了孟瑶,而阿湛与魏公子成就了屠玄武的一番佳话。不夜天后,魏婴彻底坠入鬼道,阿湛重伤蓝家许多同门,

我作为他的兄长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三十三道戒鞭在他身上留下永恒的伤疤,那时我的心疼到滴血,却只听到他那一句“不悔”。

        魏婴死后的十三年中,阿湛成了逢乱必出的含光君,整日的问灵,看到他的手指弹到滴血,看到他喝的烂醉,口中却还叫着“魏婴”。

那时的我也只能无奈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 莫玄羽献舍,夷陵老祖回归,虽然在旁人看来阿湛还是那般冷若冰霜,但我看得出他十分高兴。唉,终究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观音庙一事结束后,二弟与大哥与世长眠,三尊如今也只剩个泽芜君。阿湛得偿所愿,与魏公子游山玩水,成了人人艳羡的道侣,而我,也放下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我,只愿阿湛与魏公子平安喜乐,一世无忧。